【永利游戏】武力与政治的统一

政治对立的形成,是民国的政治逻辑的必然结果。接下来,双方又将如何推动这一对立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?同样,必然还是按照这个逻辑而展开。在两党的政治对抗过程当中,发生过两次重大的政治较量。

所谓“几乎平衡”,当然是过高的估计,但国共力量的对比的确发生了互为消长的重大变化。问题在于:力量对比的相对平衡,必然引出政治平衡的要求。联合政府口号的提出,正是这种政治要求的反映。

根据民国政治的逻辑,联合政府的提出,其基础与依据必须出自武力,然而,联合政府本身,却又是一个超武力的民主与和平的要求,但是,根据这个逻辑自身的历史局限,以武力为基础提出的问题,很难以武力之外的方式而获得解决。

联合政府的提出,把改变两党合作的基础与方式提了出来。同时,也把改变一党训政的国家秩序提了出来。这样,也就引出了两种国家政体的对立: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的对立。

选自《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:1944-1946年间国共政争》
,邓野着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1年11月

1944年5月,中外记者团在取得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同意后,到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参观考察。图为毛泽东、聂荣臻、吴玉章在延安和中外记者参观团中的外国记者合影

第一次是重庆谈判。蒋介石借助中苏条约和垄断日军受降权这两个条件,扭转了在一号作战的打击下所形成的被动局面,阻止了中共进占中心城市的意图,巩固了重庆政府的合法地位。在此条件下,蒋介石迫使中共收回了联合政府的要求,并再度承认国民党的国家法统。这样,中共七大所提出的联合政府政治路线,遭遇重大挫折。不过,尽管联合政府的口号被取消,但国民党关于取消解放区的要求则被中共顶了回去。问题在于,解放区的存在,就是联合政府的口号得以提出的基础,这个基础仍然存在,表明重庆谈判并非问题的最终解决,而是一次暂时的反复。

民国政治的基本规则在于:武力是政治的出发点和最终依据。这一点构成了民国政治的基本逻辑。同时,这个逻辑本身,又构成了民国政治基本的历史局限。1944~1946年间,国共围绕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的对立,展开了长达两年的较量。这一对立的发生和发展,都是这个逻辑直接或间接的体现,同样,又都是这个逻辑自身的历史局限,直接或间接的体现。

民国政治的逻辑与国共关系的转型

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方式,是在国民党原有的、一党训政的国家秩序之内,建立的一种不对等的合作方式。之所以采用此一方式,说到底,无非是当时的国共力量的对比,在政治上的体现。也就是说,两党关系对等与否,取决于两党实力对等与否。在抗战的前期和中期,双方的力量对比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,因此,国共合作的基础与方式也没有实质性变化。

永利游戏 ,重庆谈判期间的毛泽东与蒋介石

1944年10月,周恩来撰文指出:中共拥有正规军五十七万,民兵二百万,“几已达到国民党现有部队的相等数目”。并且,中共又在敌后建立了五九一个县政权,“几已达国民党政府失去的七百二十一县的百分之八十二”。[2]这里的两个“几已达”,就是指国共实力的对比。同年12月,中共中央在一文件中指出:“最近八个月,中国政治形势起了一个大变化。国共力量对比,已由过去多年的国强共弱,达到现在的国共几乎平衡”。[3]

1944年4月─12月,侵华日军在中国战场发动了最后的战略进攻:一号作战。是役对于抗战末期的中国政治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。由于日军在豫、湘、桂战场连续重创国民党军事力量,为此,迅速引起国共力量的互为消长,从而极大地改变了两党力量的对比。

1949年3月,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夕,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所谓人民共和国就是人民解放军,蒋介石的亡国,也就是亡了军队。”[1]在这里,毛是把“国”与“军”作为一个问题而一并提出的。“国”与“军”两者之间的这种高度统一的关系,其实就是民国政治的逻辑,此即:政治与武力高度统一。

1945年8月28日,毛泽东应蒋介石之邀,在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和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的陪同下,偕周恩来、王若飞等,赴重庆会谈。图为毛泽东一行在重庆下飞机时合影

永利游戏 1

永利游戏 2

永利游戏 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